对话嘉宾
吴非: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 吴非

 
导语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出访俄罗斯,在3天之中三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还参加圣彼得堡经济论坛,其他诸如参观、考察等活动也安排的非常丰富,还被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莫斯科给予中国元首的礼遇,足见习近平对俄媒表达“普京总统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所言非虚。而在中美贸易战、全球局势正迎来“百年未有大变局”的背景下,中俄再次强调彼此之间“新时代”全天候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目标直指“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让这次中俄元首的会面被赋予深远的意味。多维新闻记者就此与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非展开对话。
  • 多维

    此次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俄,外界舆论更多将其与中美贸易战放在一起谈论,很多观点认为习近平此行有外交布局的意味。

 
  • 吴非

    我个人认为习近平主席访俄跟中美贸易战有一定的联系,但是没有必然的联系。

    现在这个时机点,正好赶上中美贸易战处于焦灼状态,G20峰会月底就在日本召开,习主席和特朗普要不要见面?现在还是个问号,这使得这次普京和习主席见面尤为重要。

    习主席这次访问是一次行程中要见普京三次,第一个地点是在莫斯科,第二个是在圣彼得堡,第三个是比什凯克。这是非常密集的会见安排,我个人认为每一次见面都有不同的话题,比如说在莫斯科讨论国际形势会稍微多一点,包括中俄之间的周边地区,伊朗、叙利亚等等,也会包括委内瑞拉、朝韩问题等;在彼得堡谈的更多是可持续发展的经济问题,因为彼得堡是北冰洋航道从远东经行后的的终点;在比什凯克可能主要谈论的是与上合组织有关的反恐话题。

    这几个话题,我觉得已经可以大致规划出未来中俄带动欧亚大陆与世界和平的框架。目前国际局势的背景是美国优先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欧盟在欧洲议会选举后极右翼上台也出现一些不稳定因素,因此中俄要构建整个区域的稳定因素,这也是很多中俄周边的国家所希望的。

    习主席此次访问将中俄勾勒出的整体世界格局画面已经展现的非常清楚了,所以说中俄的核心是要“忙自己的事”,这与中美贸易战没什么必然联系,只不过时机上正处于中美贸易战之中。

 
  • 多维

    说到中俄之间互相构建区域稳定因素,习近平和普京两个人多次强调,中俄关系现在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但同时,中国外长王毅在前不久也说过一句话,说中俄关系需要排除干扰,你怎么理解“排除干扰”的说法?

 
  • 吴非

    中俄之间的交往,时间长、历史悠久,从中苏开始,中俄到现在马上要有70年的交往。历史上中俄(中苏)关系有好的时候,也有差的时候。

    我所理解的“排除干扰”,是指中俄之间要减少误判。从俄罗斯内部来讲,政坛始终分为亲欧和亲亚两派,亲亚派里还分为亲印度、亲越南等等。也就是说,中俄交往之间,中国研究俄罗斯的专业人士是“主力”,人员多、层次丰富;但是俄罗斯研究中国则是人员少而单一,这样就使得中俄之间存在很多误判。

    我在中国官媒上也讲过这个事情,俄罗斯精英阶层非常重视校友,因为俄罗斯的精英无外乎来自莫斯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等这几所高校,从这些学校毕业的人基本上在俄罗斯都是重要人物,现任总统普京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好几位总理或副总理都是莫斯科大学毕业的,基本上都是校友。

    而中国这边对于俄罗斯的校友情结与校友文化重视程度不足,即便有从俄罗斯的几所重点高校毕业的中国留学生,中国方面也很少利用这层管道,导致中俄之间的校友交流几乎没有。俄罗斯很重视,中国几乎不重视,交往能顺利吗?

 
  • 多维

    其实就是缺乏针对性的外交手段。

 
  • 吴非

    对,在俄罗斯做中国研究的群体本来就人员少,层次单一,而中国方面跟俄罗斯交流大多是官员层面,在文化或者学术上基本不同俄罗斯人交流。你让不是做俄罗斯研究的人去同俄罗斯人交流,这样就是“鸡同鸭讲”,等于中国派去的很多人本身跟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回来以后有相当比例都是骂俄罗斯的,认为俄罗斯招待不热情——俄罗斯就是这个国情,他们不看重招待这件事——觉得这个国家发展没什么前途。

    这样就造成了误判。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不是你说它没有前途它就没有前途的。中俄之间的人员交往数量很多,但质量不高。了解俄罗斯的中国人在国内得不到重视,俄罗斯那些了解中国的人在俄罗斯也得不到重视,当然,这两种情况是不一样的。俄罗斯的“中国通”得不到重视是因为在俄罗斯政府内阁中,亲欧派总是占绝对的优势;亲亚派中,亲印度有一拨人,亲越南有一拨人,亲中国的最多占三分之一。本身亲亚派就不多,还分成三四拨,人就更少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